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澳门银河在线娱乐平台

短篇散文

远方你好吗的散文

更新时间:2019-11-08 07:12 手机版

远方你好吗的散文

  大年初二早上,我与女儿一起坐乡村公交车回老家。上车的人还真不少。一位老婆婆弓着腰驼着背,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提着提不动的包裹。女儿忙过去,帮她拎起来包裹。在她面前车门显得一点高不可攀,我在她身后用手半推半托,好使她上车不是那样的费力气。我甚至感觉她一个人根本不能上去车。

  我们都坐好了,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开始起车票。如果不是争执的声音,我会没有注意到刚刚的那位老婆婆,她坐在最靠车门的位子上,手里柱着一根由白色的塑料管弯成的极其简单的拐杖,拐杖弯处用旧布条缠绕起来。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的,只是很古旧了,是那一种过时了很久的款式,现在已经看不到有人再去穿的。

  小伙子按顺序收钱跟付票,到了老婆婆那里了,他要老婆婆拿出五元车票钱,但是老婆婆说:“我坐车子从来不起票的,因为我没有钱,你妈妈知道的。”小伙子一脸的不高兴。不一会儿,小伙子的妈妈真的上车来接替了小伙子,果真没有跟老婆婆所要车票钱。但是,我看见了这个妈妈看遍了所有的方向都不会看老婆婆一眼,仿佛她根本不存在。

  车子上,有与老婆婆相识的人,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交谈着,老婆婆的声音还好,因为我们坐在后面的座位上也能听得很清楚。别人问她去做什么了?她说去医院了。别人又问去医院怎么会这么早?她回答说她是在医院过年的,今天是刚刚出院回家去的。

  车子向前开着,老婆婆依旧一句一句地讲着自己的故事。她有一个儿子,20岁的时候,去当兵了,因为在部队立功了,所以,几年之后被分配了,可惜,在分配的时候,被掉了包,结果属于他的位于家乡的好的职位被送红包的占有了,儿子只好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任职了。

  老婆婆说,当年她托着疾病的身体替儿子找过政府,找过部队,但是大家都说不是自己弄的,自己没办法的,也管不着。他们劝说她赶紧叫儿子去远方报到去,要不然说不定会失去了远方的工作。他们还对她说实在愿意上告的话,就随便到哪里告去,一定没结果。所有的人都来说服她让儿子听从组织安排。其实那一段时间,儿子接受了“特别任务”,执行任务其间,不许以任何方式与外界有联系。

  老婆婆说,她一直都是乐呵呵地说,儿子去远方任职已经三年了,工作还不错的,现在已经订婚了,女朋友说当地的,过了年就要结婚了。这么远,又没有很多钱,好几年也回不来一回,就是回来了,环境也不适应,不是吃药就是打针的......我就干脆不要他回来了。以后要是结了婚,就更不会回来了。

  车子停下了,我与女儿下车了,老婆婆还坐在那,还在滔滔不绝地讲她儿子的故事,那是她的骄傲吧。我路过她的时候,看到她满脸的沧桑,看到她老茧的手......心里有一种感觉是心生疼生疼:远方的儿子,你还好吗?你的老妈妈在你的远方,一次次地向你道平安,她真的平安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