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澳门银河在线娱乐平台

短篇散文

电话,在凌晨响起散文

更新时间:2020-01-14 00:52 手机版

电话,在凌晨响起散文

  周末拆洗被褥,从被角拆出几张2角钱来,心一下子变得异常柔软。

  被子是婆婆做的,十四年前,我与丈夫结婚。青海的婆婆,不远千里,寄来结婚的被褥。

  被褥是婆婆亲手缝的,针脚有些大。婆婆当年说,她不会做针线活,你们就凑合着盖吧。

  婆婆确实不擅针线。做的被子,宽窄有余,长短不足。又一心想保暖,絮多了棉花,盖在身上,却又显得过于厚重。

  因此,婆婆的这番苦心、这片爱心,十多年来,一直被雪藏。前年搬新房,被我从箱底翻腾出来,这才重见天日。

  儿子把玩着那几张品相尚新的2角钱,惊奇地问我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我笑着回应:“是奶奶填的,2角钱的寓意是生儿,奶奶希望她儿子儿媳能早点生出儿孙来,生生不息。”

  儿子十三岁了,只在一岁时,见过他爷爷奶奶一面。而我的丈夫,14年中也只回过两次家。因为路途遥远,因为一票难求,公公婆婆对儿孙的惦念,只能通过偶尔的电话传递。

  电话通常都是我们打过去的,半月一次。无非说些家长里短,报个平安。公公婆婆鲜有主动打来电话的时候,这些年来,我总共接过五次,次次都记忆犹新。

  五次中有三次是凌晨两三点钟打来的。我们尚在梦中,电话铃声十分炸耳。

  “谁呀,半夜三更的?”我睡眼惺忪地拿起电话,听到婆婆的声音打着颤:“英华——”

  “怎么啦,妈?”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难道是公公出了事?婆婆有些语塞,问我们是否都好?

  “挺好的。您和爸都好吗?”我问。

  “你们真的都好吗?”婆婆不回答我的问题,继续追问。

  “好着呢。”隔着电话,婆婆如释重负的喘气声好像就在眼前。

  “好就好,好就好。我做了个梦,挺不吉祥的,心里七上八下、没着没落的,翻来覆去睡不着,就赶紧打了电话。”

  “梦是反的。”我笑着安慰婆婆。

  “就怕是真的。”婆婆也笑了。“赶快睡吧,把你们给吵醒了。”

  挂断电话,钻进被窝,我的睡意全消。婆婆,一个母亲,仅仅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梦,便坐卧不安,辗转难眠,直到电话证实了,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回心房。

  后两次电话,与第一次如出一辙,都是婆婆打来的,都是因着不吉祥的梦。古话说,“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。”婆婆的心,却可以因为同样的梦,重复着同样的担心和挂念。如果婆婆还做不吉祥的梦,我想,炸耳的电话铃声,依然会在静静的凌晨响起。

  婆婆的另外两次电话,一次是2005年威海遭遇百年一遇的大雪时打来的,一次是闻听威海发生重大车祸打来的。虽然不像上面三次电话那样十万火急,但言辞间的关切,让我这个婆婆家的准外人十分感动。

  威海——青海,远隔千里,遥不可及。然而,时空隔不断、距离挡不住的,是母亲牵挂儿孙的那颗心、倾注给儿孙的那份爱啊。

  201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