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澳门银河在线娱乐平台

短篇散文

若谷散文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手机版

若谷散文

  大抵现在的人都不走路了,举步维车,也不记路,全靠导航,也不问路,全看秘笈。旅游也需要保姆了,必须跟个团,变成跑了一程远路,换个地方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而已。这还叫旅游吗?于是参加了驴友的徒步穿越,走到人迹罕至的海边山间,甚为畅快,但一路还是要赶,无法面对心仪的美景发呆。都说人生中至少要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,而我要说,也至少要有一次说走就走的独行。

  就在这个五一假期,当人们都旅游归来的时候,我踏上了北上韶关的行程,预告有雨,预告降温,都不紧要,只要景美,只要人少。第二天清晨,继续赶路,奔向乳源大峡谷,因为网上的一张美图逼迫我必须要亲自去领略一下,深信现场版肯定比电子版还要美,就像听音乐会与CD的区别,身临其境是五脏六腑的体验。

  而为着这份美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,当车子远离尘市的时候,逐渐尝到了路有八百弯的滋味,也明白了为什么就连当地人上车时也要扯下一个袋子握在手里,为什么靠窗的小姑娘衣着单薄却仍要大开窗户,因为车子几乎每五十米就要转一个弯,有些甚至要转一百八十度,所有的乘客都被摇摆得无法入睡,司机不停地按着喇叭,提前告诉对面的车,我来了。

  三四个小时的螺旋式上升,车子终于到了大布停在大峡谷景区门口,赶紧跳下车,大口呼吸着山间的负离子,还好没吃早餐,否则就一路喷洒了。但总不能不吃东西,得买点干货备着,看看门口两边的商铺,没什么兴趣,也不想过去,太热情了。倒是路中树下的一个婆婆叫住了我,“鸡蛋十蚊五个”,她笑盈盈地重复着,这时想起彼时驴友团领队的一句话,“买些土特产,即使贵些,也全当是为当地做点贡献了”。于是掏出十块递给她,她掀开篮子上厚厚的被子拿给我,托在手上鸡蛋还是温的。一边走着一边往包里塞,婆婆还不停地说着祝福的话,我也不得不不停地回头回应着“唔该嗮,唔该嗮”。旅行,一个温暖的开始。

  终于站到大峡谷的最边缘了,隐隐地已经听到瀑布沙沙的响声,猛一低头发现脚下是几乎垂直向下的一堆台阶,赶紧扶住栏杆,好惊!仔细向下看,台阶路的深处有个红点在慢慢晃动,那是一位穿红装的游客。于是侧过身,一路向下。不多一会就到三分之一深处,向瀑布一侧探出一个小平台,最多能站三四个人,跳上去正好缓缓神。小心捏着手机伸出栏杆随意拍了一下,拿回来一看,如果跨出栏杆再向前一步就是垂直向下的大峡谷,瀑布整个身姿已经展现在眼前,而我已被美呆。

  那块决绝的地陷仿佛是被一个直径几十米的钻头垂直钻了一个大坑,只不过是岁月的水钻浩浩汤汤钻了亿万年,而我仅用了几十秒就尽收眼底。看着最底那一潭绿,禁不住加快了脚步。再往下,台阶两侧是随风摇曳的绿竹,从两侧向中间交错搭着,穿行其下,很有吟诗咏怀的氛围,只可惜神未定文思还混乱着。竹叶随风亦沙沙作响,在换脚的间隙,欣赏着泛着光的竹枝竹叶,忽地有个东西坠到左肩又落到左肘,还未看清是什么就消失了。抬起左臂,有一段血丝,我下意识地停下脚步以减慢血液循环,几秒钟过去了,几十秒过去了,居然不痛不痒,神志清醒。万幸不是蛇,那还能是什么呢?慢慢地把背包放下,找出纸巾擦了下,居然都擦掉了,红色的原来不是我的血。也许是我动了的缘故,地上的竹叶也动了一下,枯黄的一堆竹叶里露出几片嫩绿色,再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只青蛙,确切讲是树蛙。没有再凑近打扰它,远远地拍了一张,就继续赶我的路了。但为什么要跳到我身上以这种方式来欢迎我的到来呢?想了一段时间,也没想出所以然,一神未定又惊一魂,真是刺激大了。索性不想了,看我的美景吧。

  来到这个百米高的瀑布底下方知,原来潭边的风那么大。向上看瀑布也没有汛期时那么雄壮,细细地从崖壁顶端飘逸而出,从两侧的水渍能看出本可以更宽。就这样不断地和网上看到的照片对比着,莫名地有些小小的失望。转而一想,为什么总要和最美的图对比?既来之则赏之。壮有壮之美,瘦有瘦之秀。骨感的瀑布也不错。

  水将落,随于风,击于石,卷起千层雾,翩跹着飘洒到潭边或近或远的石上。即使穿着防滑的登山鞋,还是抵不住滑了一下。再好的装备,再多的经验,再多的小心,也要对大自然充满敬畏,这是在告诫我,这份美你不可以靠得太近。好,我退,退一步海阔天空,我只远观就是。

  沿着水向下便是一层层巨大的梯状岩石,水多时漫过就是壮观的叠瀑,而现在只是在石缝间隐隐地流着几股水。已经离开瀑布一段距离,石面上不再湿滑,我在上面踱着方步,每一步走得都很扎实,有点像打太极。如果每天清晨在这样一块石上打太极,听着鸟鸣虫醒的声音,伴着水声竹林声,傍晚在此横一把古筝,轻喝万籁之音,渐入佳境,那将是多么沁人心脾的日子。这不就是国画中常见的画面吗?想着想着,竟在空中捋了下还未长成的长髯。

  跳上岸回到修好的山路,继续前行,抬头四顾,原来两侧的崖壁上间或都有大大小小的水喷涌而出,流下来的水冲刷着地面,形成浅浅的沟,但路修得恰到好处,不会被冲坏,依然可以行走。水里带下来的形形色色的叶子,像拼图一样点缀在路面上,都不忍心踩,而决然不是担心滑倒。

  前面的路依然泛着水的光,再远,路居然晃动起来,难道迎面的一个小瀑布和路相连?要穿上雨衣方能穿过吗?没有可以绕行的其它的路?我左顾右盼,边走边转过背包开始找便携雨衣,终于摸到时,已走到小瀑布的跟前,忍不住一笑,原来它在对岸的崖壁上,只是角度问题让人误以为截住了去路。想想人生路亦多如此,看着前方,担心那么多,计划那么多,准备那么多,却发现末了并非想象的那样,往往车到山前,柳暗花明。大峡谷鬼斧神工,而修路人巧夺天工。让人感悟的是,面对生活,要释然豁达,顺势而为,随遇而安。能遇上这段路,能读懂这段路,真的不枉此行。

  谷里开始落雨,本来一直以为是峭壁上坠下的水滴,或者大小瀑布飘来的雾水,当发现所有的石头开始反着光时,才断定是雨。一处景致,有山,有水,有竹,再蒙上一层细雨,已然情深深诗意浓了。回头望望,河道里原来毫无生气的黄黄的石头,浸润了水,变成了多幻的深色,仿佛也轻舞起来,那是因为你在动,石面从各个角度漫射开来向你传递着太阳的光。

  雨不大不小,一幅美景正被涂抹着透明的彩。跨过高处的一座石桥绕过刚才那个小瀑布,急转而下,又是一个横跨主河道的铁索桥,两侧裹着墨绿的粗绳编织的网,桥面是参差着巨大缝隙的一条条木板,走到桥中央缝隙最大的一处蹲下望下去,汇集而来的水翻着白花汩汩地向峡谷更深处奔涌着。那个方向已经没有路了,难道已是谷底?至少是接近了吧。下了桥,来到谷底,虽然四面徒壁,但三面是水向你款款而来,各种枝叶环绕着你,在微风中起伏。不同的高度,不同的角度,就是不同的季节,一步初春,两步盛夏,三步入秋。

  主河道的水漩停在最大的潭,依然是绿色,而旁支河道过来的水却让人一下子醉了,因为是透明的。雨滴轻点在或静或动或急或缓的水面,泛开水纹,水底的鹅卵石也跟着晃动起来。高处偶尔落下各色的叶,打在身上,落在水里,或顺流而下转着圈,或冲到岸边镶在石间,于是透明的水又有了彩绣。拿着相机,我也不停地转圈,要选一个最美的视角和构图,后来才发觉,每当按完快门就会发现还有更美的角度。不如收起相机,与其留在相片里,不如印在脑海里,静静地赏,镌刻于心,一会轻抚一下那一汪圣洁的水,一会又拨弄下水边圆润的石子,足足有半个多小时,整个人都在微醺的状态里。如果不赶,我定会在一块石上呆它一个下午,醒景,冥想。

  看了无数次表,终究还是得走。启程,向着透明的水的上游。那水,依然是浅处透明,深处泛绿,像一颗颗大大的翡翠,满溢而出的涓涓细水就是串起它们的丝链;那路,披着青苔,缀着枝叶,绕着蔓藤,一直蜿蜒在水边石间绿中。为何前面的路不快点走呢?早知道这般美,为何不从这边走起?可人生路上,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更美,如果一切都可以预见,那过程还有什么意义?真的要且行且珍惜,每到一处就把它认作最美,真心的投入,真心的体悟,真心的回顾,否则一路下来就尽是遗憾了,虽然每一处都美若仙境。

  这样想着,走着,看着,拍着,仿佛每一潭水都在向我微笑,每一块闪着光的石都在向我招手,每一片滴着水的叶都在向我点头致意。我可以毫无遗憾地向它们说,跟朋友说,对自己说——这山,这水,我来过。

  刘日亭

  坚尼地城海旁

  2017.05.09

  本次旅行相关照片在 空间的手机相册

上一篇:夏日怀念散文 下一篇:秋日古茔赋散文